初冬

缺一件应季的外套,在这样骤冷起来的时候是很痛苦的。我的解决办法是早晨出门前灌两杯热水,吸取一些热量,然后一路小跑到车站。如果列车很快到来,这又一个清冷的早晨便算是熬过了。如果列车长久不到,就溜肩袖手,来回踱步,背一首应景的诗:

 预感
    里尔克
    
  我像一面旗帜被空旷包围,  
  我感到阵阵来风,我必须承受;  
  下面的一切还没有动静:  
  门轻关,烟囱无声;  
  窗不动,尘土还很重。
    
  我认出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来又蜷缩回去,  
  我挣脱自身,独自  
  置身于伟大的风暴中。

或者:

  荒芜的日子是这样
  世界昏迷,亲人伤感
  风把幸福吹散了
  将来像过去一样,都已冷却如灰
        ——北村 小说《水土不服》

当然,我是在开玩笑。一个亚裔男,穿着一件薄牛仔,打扮得好像九零年的蛊惑仔,是不会风雅如斯如诗的。他所能做的:走到木椅找个座位,然后抱着背包贼忒嘻嘻缩成一团。

诗这个东西,不同译本简直判若云泥。诗人里尔克,大概十年前听说的,翻了两篇感觉一般,就丢下了。最近看北岛《时间的玫瑰》,一个出色的诗人谈论出色的诗,感受很充沛。看,写得多好:“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我此时没有外套,就不必迟到。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