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啤酒

看完电影《金刚》已经是半夜一点左右,大家还没有吃晚饭。就近去了影院旁边的Times Square Brewery

店名叫Brewery,店里的酒自然很有特色。它供应十多种啤酒,种类齐全,而且都是自行酿造。点了个著名的Beer Sampler,五小杯不同种类的啤酒排成一列,颜色从金黄到琥珀,煞是好看。由浅到深,依次是Blonde Ale, Pilsner, Pale Ale, Dunkel, 和Porter。

五种里面,Pilsner该算最常见的类型了,日常喝的几个牌子Beck’s,Heineken,和Miller Lite都是Pilsner。——所以我不等照相,先迫不及待端起来喝了一大口,就是照片上只剩半杯那个了。Blonde Ale口味最清淡,最适宜一边大口吃肉一边大口喝,酒味不会盖过食物的香味。最好喝的本来以为是Pale Ale,因为我一直以来最爱喝的酒牌Bass就是Pale Ale,每次上馆子吃牛扒喝的一定是Bass。不过这家的Pale Ale口味一般,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反倒是Dunkel,味道绝佳,有种巧克力的焦香味。口味和观感,都很像当年在德国喝的黑啤(schwarzbier)。那时候在德国短期学习,一直听说德国啤酒好,就胡乱试了好几种啤酒,感觉偏重,不大喝得惯。有一回去酒吧,酒保不懂英语,旁边一个大肚子壮汉操着生硬的英语就跟我聊上了,原来是一名水管工。他给我强烈推荐了一种德累斯顿土产的黑啤,一尝之下确实味道鲜美,价格还不贵。在德国的一个月时间,那种黑啤我消费了只怕有好几打。可惜以前没有记日记的习惯,名字早忘了。扯远了,总之这种Dunkel生鲜香活,很像德国黑啤的味道。颜色最深的Porter,苦,重,麦香跟苦味儿搅在一起,只怕分量稍微再多点儿我就喝不下了。

五杯小酒喝下来,兴致勃发。他们的吃的味道也不错,鸡肉烤得香,排骨烤得嫩,再加上不是太酸的酸黄瓜,好一顿愉快的晚餐。

记事起我就是个好酒之辈。小时候就馋一种甜口的汽酒,名叫小香槟,据说有一回做客我一人就喝了一瓶半,时年五岁。要用“据说”,是因为这是我妈妈的统计,我自己喝完就直入人家内堂高卧去了,大有陶潜“我醉欲眠卿可去”的晋人遗风。喝啤酒,始于七八岁的时候。离家不远有处上海餐厅,真正是上海来的师傅,自酿啤酒散装出售。父亲用各种器皿买回来,我尝一口,苦涩不堪,咂舌不已。规律性的喝啤酒,记得要再过三五年。故乡夏季酷热,每天中午父亲要开一瓶冰镇的南昌啤酒,却不能饮尽,我就相助一臂之力。也不用杯,大碗倒了正好是两碗。消暑降夏,健胃佐餐之外,于我还有一份父子无言的感情。

十六岁出门远行上学,大学几年更是觥筹交错杯来盏往。尤其是加入的校报,几个朋友有古风,酒后清谈宏论,兴起挥洒雄文,影响了我性格兴趣的很多方面。四年里能买得到的几个牌子,不外乎北京燕京河北豪门天津丽都,口味上没什么可以称道的。后来出了个牌子叫莱格,不知道是不是取Lager的意思,一度非常流行。在天津的最后几年,喜欢上两个牌子:蓝星和栈桥。蓝星口味绵软,配上当时流行的东北大棒骨和玉米面饼子,滋润实在;栈桥是青岛的二线品牌,跟五粮液五粮春的意思差不多,实惠超值。不知道现在这些酒牌都还在么。

来美国以后第一次去买的啤酒,记得很清楚是Budweiser。当时那个酒店在校车沿线的城乡结合部,黑人区,治安不好。买完出来等校车的时候,上来个黑人管我讨酒喝。刚来美国不到一个月,不通世情英文欠佳,再加上关于黑人犯罪的传言,说心里一点都不怕是假的。纠缠一回,就给了他一罐。没料到他拿了还不走,边喝边在我旁边转悠,一会儿又过来再要一罐。我火了,坚决不给,这厮就在我旁边来回走动,眼神很不规矩。后来倒也没发生什么。Budweiser的好处就是香味浓郁,喝空了的罐子放在床边,第二天早上简直会被香气弄醒。可是Bud Light却是我喝过的最差的酒,简直就是水,冰镇过就是冰水。类似的还有Coors Light。所以后来收音机里Miller Lite做的广告讽刺它们没有味道,我听了非常会心。其他的大牌酒,我喝则喝了,却没有什么心得,不多说了。宾州一个酒厂出产的小牌子Yuengling Lager值得一提——名字看着很中国,我第一次读作月玲牌啤酒——却号称是美国最老的酒厂。我几年喝下来一直很喜欢,价格还不贵,实乃居家旅行之佳品。前两天翻杂志,评选的最佳美国本土啤酒里就有它一个,评语是“the odd name is made up with the premium taste”。Yuengling还产一种黑啤酒,名叫黑炭(Black & Tan),怀念德国黑啤的我第一次看见简直兴奋莫名,叫了一杯上来,很快就叫苦不迭:一样的黑,味道却大不一样。

写累了,就到这里。记住下回请我喝酒,国内的请我喝青岛,国外的请我喝Bass,:D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喝啤酒

  1. 蓝星许久不见了,不过上次在一个饭馆里发现居然还有英士。现在似乎喝得比较多的是雪花,有一种黑色商标的还可以。我也觉得百威好喝,不过对于我这种下饭馆点啤酒不看酒水单,直接跟服务员说要最便宜的人来说,百威太贵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