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窦唯

BBS因为窦唯被拘留事件,展开了一系列讨论。有人发文说,窦唯到底做出了什么样的音乐?一时兴起,从自己的理解胡乱写了一点。贴过来:
————————————————————

我听窦唯的过程有个反复。最早以情绪性的、和旋律(包括器乐的旋律)为吸引点。比如说艳阳天里的出发、黑梦的黑色梦中,这几首歌都是一听之下就很好听或者情绪很强。还有艳阳天的窗外,几乎就是一个情绪由抑到扬,逐步开窗让阳光照射进来的完整过程。

到山河水这张专辑,没听出太多道道,所以就把窦唯放了一阵子。

后来听暮良文王,觉得意境表达的非常好,非常充分。我当时看了CD的文案,深以为然,贴在了BBS上。转过来供参考:

“每首作品都创意独特,在配器上王晓芳和文斌分别用扬琴等民乐器与键盘来营造古典氛围,而窦唯则展现起优秀的乐器演奏能力,电钢琴、键盘、锣鼓、竖笛、扬琴等等都有涉及,在文王营造的主旋律中穿插制造各类音效,或许是他玩的兴起吧,有些作品中,他的音效反而成了点睛之作。窦唯在民乐所固有的音乐形式下,凸现了他不同寻常的灵气,也给了民乐更多的表现形式, 窦唯从抒情、叙事和景象描绘出发,经由内心世界的建造,直飞向一个高迈的标准,这的确是壮丽而艰难的尝试,所以说《暮良文王》这张专辑是近年来中国新民乐最具代表性的专辑之一,实在不为过啊。

在暮良文王时代,窦唯把精力投人到了仿似新民乐的新创作上面。或者不如说,这是以扬琴为主奏乐器,继续保留窦唯一以贯之的ambient长音、少许实验性的音效和噪音碎片,加人中国打击乐或爵士鼓,加人非常规演奏方式制造的杂音,最终使扬琴、笛子和其他民族吹奏乐脱离了调式的束缚,甚至不惜借用学院派极简派手法,制造层叠、空旷的意境。”

然后就又重新拾起窦唯来听。发现幻听这张专辑非常好。因为自己爱好的缘故,对配器比较注意。这张里面的配器段落多,参差大,音效非常丰富,而且情绪在不断变化里进展。这么说吧,悦耳、不单调、听的时候逐渐调唤出你的期待,但是你无法预料。更重要的是,绝大多数音效都是用乐队老三件,加一点键盘、合成器而已,非常对我的胃口。(也许不入喜欢电子乐朋友的法眼,但我非常喜欢这调调)。而且几乎首首都是精品,经得起反复听。反过来听以前的专辑,你会发现他逐步往这方面发展的趋势。所以不只幻听,黑梦、艳阳天、山河水等,从这个角度都可以反复听,每次都能给你些想法。

另外,黑梦这张,窦唯的心态还没有像后来一样的超脱(也许有人要说是试图超脱,也可以),——或者这么说,还不是后来的唯音乐论。所以一般爱听摇滚乐的朋友都能够在里面找到些兴奋点。常为人称道的是”噢,乖”,和”高级动物”。其实”明天更漫长”,“黑色梦中”也是如此,这些歌的吟唱背后,和其他一些摇滚乐更激越的唱法背后,东西都是相通的。乐手的个人自我表达本来不就是摇滚的特征之一么。

幻听之后的东西,我听他的暮良文王一系列有些得着,如前所述。他和不一定的专辑,我暂时还没有什么心得,暂时也不打算再去听,说不定一段时间以后偶然一听又忽然冒出什么想法。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