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藏,第一天

青藏线的列车号称天路火车,早就听说条件先进,完全密封,加压供氧,等等。坊间的说法,这是最好的初次进藏方式。因此我的计划也是一定要火车进藏,要么从北京直接上车,要么飞到西宁游玩青海湖再登车。问题是,卧铺根本就一票难求,按官方的提前十天购票根本是买不到的,硬座倒有,可是谁愿意呢。在火车上和十多个人聊天,都是跟旅行社的团才拿到的。

在北京浪荡,正当对票绝望的时候,朋友给了个电话,说是一姑娘认识某车长。后来就是站台票进站上车补卧铺的老把戏。车长让我先到硬座等着,一上车,我吓了一跳,过道里挤满了人,都没有地方能坐下来,一幅春运的样子,完全不像想象的那么舒适优越。空调没开,所有人一身的汗。问了一圈,多数是去西宁——那也需要站将近一整天。祖国的铁路系统还是老样子。

坚持了两个小时,终于折腾到硬卧车厢,发现车厢虽然是特殊设计过的,但是条件也很一般,并且很不人性化,明晃晃的灯直射下铺,关不掉躲不了。睡着了又把我亮醒,只好找报纸做了个窗帘,勉强睡下不表。

早上醒来,已经到了西安,站台的煎饼味道不错。再开起来,山势逐渐雄峻,一座座倏然拔起,脊谷分明,山上青翠欲滴。只可惜是阴天,看不到日全食。隧道不断,我想我们是在穿越秦岭。

旁边坐的是一队藏人,去西安北京天津旅游然后回家的。真是我去你家玩你上我家耍,生活在别处。跟拉萨新华印刷厂的一汉子聊开,他向我诉苦,说我们汉地天热,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热过。走在北京,觉得不行了,要热死了,就吃玛尼日勃——一种象仁丹的小丸子,喇嘛开过光的,当然他们不叫开光,叫冉魅。他向我解释,开光这个词还是他这次旅游在五台山学会的。然后很鄙夷的说,哎呀在我们拉萨,所有人家里的佛都是开过光的。他的玛尼日勃,是印度那边来的,是“那位”喇嘛给了祝福的。出远门一定要吃玛尼。我掬了一捧玛尼日勃泡的水,喝一口,拍在额头和头顶。

他生在林芝,所以父亲那方是苯教的。给我看他戴的苯教佛像,有密宗和印度神像的混合特征。也信黄教,因为苯教日渐衰微黄教日益扩张。他认为是黄教讲究竞争,喇嘛辩经,能者上位,而苯教的喇嘛地位父子相承。说拉萨现在还是人人信佛,而且越是年轻人越信的厉害。这个我还是存疑。说去年跟风闹事的主要是年轻人,为什么,经常到了吉日,藏人想拜,上面发文不许,因为和“那位”喇嘛有关。发文的不是汉人,是管事的藏人。说解放前贵族有两种,吃皇帝和民国官府饭的,和不吃官家饭的。第一种,后来就入了政协,现在发文管事;第二种,要么逃走辗转去了瑞士澳大利亚,要么让打死了。他父亲以前是贵族仆人,那个贵族解放时候抵抗,逃进山里,大炮打上去,打死了。

问他对班禅怎么想,他说,还是要信那边册的那位。不过这边的那位灵童也是尊崇的大喇嘛。

兰州以后山峦失去了植被,很有塞上气势。清真寺很多。西宁以后我试图寻找青海湖,未果,却有很多油菜花,一片片象照片上的普罗旺斯。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