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第一天

从东措的前台走出来,还没有进楼门,就被一帮青年旅行者围住了,听说我想去纳木错,大伙儿哗的欢呼起来,原来他们明天正要去,缺一个人。我倒有点犹豫,毕竟又高一千多米,我还高反呢。两名小妹妹不停地鼓动我,说自己的英勇抗反事迹。领头的小伙子已经来过西藏八次,倒是比较谨慎,让我还是小心些。我们交换了电话,明天相机而动。

屋里的兄弟们好多都上来一个多月了,有一个跟我一样,刚到,从川藏骑车上来的。聊了一会儿我就早早睡了。一觉起来,只有七点多,仍然略微有些头痛,于是放弃了纳木错,起床去排布达拉的票。从北京东路一路走过去,商店正在陆续开业,武警战士们早就站好了岗,每个街口都有三五名战士,身着迷彩,配备头盔,玻璃盾牌,大口径防暴枪。问一下,说是霰弹的。路上卖早点的店主都是川人,问我要基果肖拢包。
还没吃完包子,就走到了布达拉宫。清晨的太阳打上去,金碧辉煌。转山的藏人摇着经轮络绎不绝,有很多在宫前礼拜,五体投地。
受昨天纳木错兄弟们的蛊惑,我搬到了平措。同时进来的有个上海来的小女生,大四,从云南搭车过来。出来十多天,家里还不知道她来了西藏。问她干吗了,她说,发呆。不过也去了趟珠峰,这个季节居然看见了峰,运气不错。

中午到冲赛康市场和纳木错兄弟们拼饭,隔壁桌坐了个汉地和尚,穿红衣的喇嘛在拉萨是毫不稀奇,黄衣的汉家和尚倒是非常罕见。我一问,禅宗的。吃完饭直奔大昭寺。佛祖十二岁等身相是为数不多的由他自己亲自加持的佛像之一,十分珍贵,殿堂倒是不大。上到二楼平台,人不多,太阳炽烈,一摘了墨镜眼睛就生疼。这样强烈的阳光打在色彩鲜艳的墙壁和旗幡上,让我想起阿莫多瓦的电影。我绕着平台慢慢地转,慢慢的拍。从南边来的暖风吹过,帘幡飘动,角铃叮当,人声远远,我看着远山蓝天金顶,和仿佛触手可及的白云,十分悠然。

回到住处,禅宗师傅居然坐在门口读书,小逻辑。他和我一个屋,实在是无巧不成书。就吹嘘自己读过的那点金刚经,然后就围绕佛教聊起来,楞严,圆觉,南怀瑾,开悟,如此等等。小师傅年纪不大,三十,懂得颇多,出家九年了,今年刚刚考取厦门佛学院,开学前出来游历。我们去喝甜茶吃藏面,我,和尚,上海女生,还有一个从青藏骑自行车过来的河南小伙儿,一共四个。到革命茶馆,小女生推荐的一家老字号。她出发前做足了功课,记了满满一本笔记。我们几人走在路上,回头率相当的高,主要是和尚的功劳。

回来,已经黑了。平措五楼的酒吧气氛很好,有十个板凳是秋千,摇摇晃晃,悠哉悠哉。楼顶还有露台,布达拉宫灯火辉煌,就在面前不远。突然发现头不痛,高原反应已经好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