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第二天

我们的室长叫温温,长发美女,很温柔的样子。讲一口台湾腔的国语,如果说她是台湾人我一定相信,其实却是昆明人。室长这个头衔不是白给,她已经在这里住了三个来月,每天关门关灯的也是她。她自己跟我说,是辞职了来这里散心。不过她也不白来,这几个月收获了一份感情。据说小伙子很壮,以前就住我那个铺,上周刚刚去日喀则,办事。温温看似温柔,其实很酷,去寺庙都不花钱,混进大昭寺一次,翻墙进色拉寺两次,其他的事迹还有领导平措五层抗缴房租,因为他们老不给热水。今天下午刚刚去买了装备,明天她要去八廓街转山磕等身长头。上海小女生一听特激动,也要跟去,我想场面一定非常壮观。

我的左边是老陈,不老,大约二十岁的一名小女生,来西藏好几次了,都是搭车,包括搭人家的自行车。这次上来坐人家自行车一次坐了六十多公里,自己说起来都特不好意思。晚上回来,老陈特兴奋的告诉我,找到工作了,酒吧里打工,可以有免费住处了。很高兴的请我们喝酒,外边买了青稞酒,上我们的楼顶露台,就着灯火辉煌的布达拉聊天喝酒。夜风清冷,我不敢多留,喝了一杯青稞酒,把楼顶留给年轻的人们。

不是所有人都健谈。我前面的小姑娘,很漂亮,可是不说话,昨晚回来就蒙头大睡,今早背起七十升的包去了尼泊尔。据温温说,她是上外的学生,学西班牙语,大家不知道她的姓名。同样不知道名字的是大叔,每天在外面坐到半夜两三点,不说话不抽烟,发呆。跟大叔聊了两句,他是河北人,来西藏好多次了,该去的地方都去了,现在只来拉萨,来拉萨只做一件事,发呆。

大家都是神人,除了我以外。俗人一个,我做的事情也很规矩,今天去了布达拉宫和色拉寺。布达拉宫我不喜欢,无数阴暗的殿堂里,除了无数的佛像和塑像,还有历届达赖喇嘛的灵塔,里面封了喇嘛的肉身,这个用了宝石上万颗,那个用了黄金三千七百公斤,然后所有灵塔和佛像面前都插满堆满钞票,一毛的毛票为主,也有外币,红橙黄绿各色毛主席和林肯汉密尔顿都有出场亮相。这样肉帛相见的布施我以为不仅不雅,亦且不端。

色拉寺的法会功课,是众多喇嘛坐在大殿里,跟着值日的喇嘛念经。领诵的念经声经扬声器放大,阴沉摄人。我跟着布施的藏民顺时针绕大殿走动。藏民从随身的可乐瓶里挤酥油到灯里,叩跪以后,把毛票放在佛像面前。我走到后面的小院,大家早就靠边坐定,等着每天例行的喇嘛辩经。一会儿上百个喇嘛来了,分拨以后,或坐或立,立刻就唇枪舌剑手舞足蹈,演论起来。看了一会儿,因为听不懂,我忽然鄙视自己,觉得这样围观迹近猎奇,于是走了。

后来听说,温温她们的等身长头环绕八廓街一圈,磕了三个小时,另有八人打杂摄影兼围观。第二天两人都浑身酸痛。磕几千里的人们,我为他们默默祝祷。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