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崩 1

阴历六月十七,立秋,我坐在白雪皑皑的梅里脚下,离十三峰最近的山谷,这个与世隔绝的村落,看月亮出来。

夜很静。服完兵役浪游世界的以色列小伙们已经弹累了吉他,在右边围坐喝酒;国籍不明喜欢迎风赤膊禅坐的修行人穿上了T恤,借走我的火机静静抽烟;左边英国口音的情侣也不再喁喁低语,靠着藤椅裹紧毛毯享受这个时刻。我们在庭院中央,围着原木桌小口饮茶。此刻我们都不说话,只有旁边寺庙顶上的旌旗鼓风作响,溪边龛里的水力转经轮碌碌有声。寺庙旁小草场上散着的牛马,刚才还在吃草,或者在溪边饮水,现在也都卧下,在夜色中只显露一些轮廓。整个下雨崩村悄无声息,都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

周围一圈都是山,东边是来时翻过的那宗垭口,现在顶上微微的泛出一些白光。一圈环绕过来的山峰都只有四千多米,和梅里一比都成了小山,上面树木葱茏。西边山屏的缺口里,不远处就是梅里,最近的是神女峰和五冠峰,水平距离大约三千米,相对海拔却有三千多米,在我们面前就像绝地拔起的巨大屏障,占据了一大半的天际。但是不逼迫,因为即使在这夜里也能看见上面皑皑的白雪,给人清净的感觉。

我此刻微醺,惬意,来路的淋漓狼狈已经被凉风吹散。从海拔两千六百米的西当出发,经五个小时十二公里陡坡山路,翻越三千九百米的垭口,再下到三千米的下雨崩,确实是很有意思的一段脚程。大约相当于高海拔下全程登了一次泰山,再下到快山脚的位置吧。路程闷,我和一队马帮一起赶脚闲聊。其实不是马,是骡子——马爬不了这么陡的坡,驴扛上东西走不了这么远的路。村里的一切吃穿用度,和多数游客,就全靠骡队。村民却朴实,啤酒仍旧只要五元,逞强的游客路上走不动了,不能随便搭骡子,一定要等出山的骡队从山脚另叫一队上来,因为接游客生意是村里各家排队,不能坏了规矩,乱了次序。

上下雨崩之间路途分叉,没有人家,我在谷底的河边小小的迷了一次路,最后从已经荒废的危桥过了河。河边马场里,两匹无人看管的马好奇的看我来了又回,不知所踪。进村之后正赶上太阳下山,手机的信号一会儿就弱两格,最后信号都没了。后来才知道,唯一的一个太阳能基站,好不容易翻山越岭搭在山顶,现在也许电池坏了,返朴归真,日落而息。

而这一刻大家一声惊呼,月亮上来了。十七的月亮,不是最圆,金黄的光芒却依然亮可攻书。屋里昏黄的灯光益发朦胧,栅栏投下清晰的影子,暗处的马匹晒着月光一挺身站起来。天有浓云滚滚,月光照耀下恍如浪涌。这是我一生见过最亮的月光。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雨崩 1

  1. 哈,你还是这么酸哩。

    我也换wordpress了。vieplivee.wordpress.com。你更新下链接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