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崩 2

从下村村尾,小庙旁边穿过去,顺着小溪一直往上就是去神瀑的路。林中小径蜿蜒转折,早上八点路上没人,却有挂着铃铛的两三头牦牛时不时对面过来,跟我在狭窄的山路擦肩而过,我看看他,他看看我,我不理他,他不理我,就这么过去了。没人,牦牛是自己的主人,在自己的地盘散步。溪边的石子玛尼堆一重重一座座。往上每到一个俯瞰山谷的好去处,常有几头牛悠闲地卧在那里,一与人同。

快到神瀑的时候才看见有人从瀑布下来。多数是藏民,来转山的。迎面来的波莫很兴奋跟我说,快点去,现在瀑布下面有彩虹。我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果然看见彩虹。瀑布下面有一二十人,有些从瀑布下面出来,正在更衣。藏地风俗,在瀑布下面顺时针走几圈,越多越好,不过要是奇数,会有好运。我想要效仿,却怕着凉,知道下午还有出山的艰巨任务。但脸上也许露出了些跃跃欲试,旁边的一队藏人就开始激我。他们不会汉语,笑嘻嘻的对我指画,意思我看得明白。犹豫再三,我终于鼓起勇气入水转山。瀑布水流冰爽冲撞,一圈回来全身都湿透了。神山神瀑佑我来年平安喜乐。后来才知道,一时之勇毕竟是要付出代价的——打湿的袜子磨脚,几小时山路下来磨出了水泡。

回到下村正是正午,昨晚的玩伴们才刚刚起床,洗漱完毕在院里闲坐。我用完酒饭稍息片刻,和他们别过。和司机约好了下午六点在外面停车场见,现在只有不到五个小时了。

出山的极限来得很早,还没爬到上村就气喘如牛,毕竟早上去神瀑来回四个小时不是玩儿的。不多远,追上了一个单身小孩。小孩今年十一岁,是第五次来转山了,前两次是妈妈抱进来,八岁起就自己爬了。告诉我说,今天是八月八日阴历六月十八,一个大大的吉日,所以转山的人也多。说不是一个人来,妈妈走得快,在前边呢。孩子马上要升初中了,希望能留在双语班,这话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用了一个很强烈的感叹句。说想要上大学,去外面看看。忽然路边林子里有人跟他说话,孩子跟我说,是他叔叔,出山路上顺便在林子里摘些野味。

不到一个小时,孩子跟不上了,我要赶时间只好先走。出山的人不多,良久没人搭话,有些无聊。翻过垭口不远,突然看见极其壮观的景象:几十个汉子正前呼后拥的拽着一部拖拉机上山。拖拉机也就半个吉普的宽度,占了整个山道,冒着黑烟轰鸣的往上开,但那是根本开不动。汉子们扯出数十根纤绳,喊着号子使劲。我往旁边爬几步,勉强站在山坡上等他们过去。短短二十米,拖拉机花了十分钟才勉强挪过去。我曲径通幽的桃源,是他们胼手砥足的险阻。

后半截的山路和宗吉同行。他赶着两匹骡子出山,和我一样在拖拉机那儿耽搁了。他刚高考完,已经拿到云南民族大学的通知单。不过他跟我说,喜欢舞蹈,想去北京跳舞。还说喜欢读书。问他喜欢读什么,他说爱情类的,比如琼瑶就挺喜欢。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他看上去很真诚,应该不是在逗我玩吧。他一路跟我说《消失的地平线》,说当地人的说法,香格里拉其实在德钦,一个叫日拉的地方。说桃花啊,村子啊什么的都符合书里的描写。还说那儿以前流传过伞兵刀,他自己亲眼见过,质量好,绝对是书里的主人翁留下来的。说卡瓦格博有灵,善人诚心祈祷,峰顶的云雾会为他暂时散开——第二天我在飞来寺实验,峰顶的浓云果然为我让开窄窄的一道缝隙。

MeiLiWuGuan_S

TempleNearLowerYubeng_s

YakandWuguan

maniPiles_S

YakEnjoyingView_S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雨崩 2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