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城旅游信息 Mexico City travel info

可能有用的墨西哥城旅游信息。

机票:BA和DL都有大量从东岸出发的经济舱奖励票,税费50左右。星空联盟应该也很多,如果跳过墨城飞Oaxaca(另文介绍),我只找到星空联盟的机票。从墨城来回的航班上座率大概都只有三分之一。

通关:过关很快,众所周知无需签证,落地盖章放行。海关会抽查行李,抽中了,查起来也很快。

机场:二号航站到城中心,坐地铁需从一号航站转,不大方便,搭机场出租车190比索。需注意的是墨城前几年“快速绑架”很流行,黑出租拉客以后找帮手威胁乘客刷爆所有卡然后扔到荒僻处,警察打击下现在少很多,不过还是偶尔出现。所以机场有指定出租售票处,到这里买固定费率的票,然后排队上车。

货币:机场一号航站楼有BofA的姐妹行Santander,除1%外汇费外无手续费。二号航站没有什么联盟免费,但有银行,如用Fidelity卡取钱无手续费。9月下旬某日折算汇率13.84MXN/USD,比当日GoogleFinance显示汇率还高。墨城城区有不少Santander。

语言:从上出租起就要开始适应语言不通的处境了。虽然墨西哥人中学起学英语,但一般说来,只有在宾馆可以用英语沟通,其他时候靠学会的西语单词和指手画脚。在弹尽粮绝的时候,尝试用西语发音规则发某些英文单词,有时候有奇效。掌握包括数字、方向、常见食物在内的五十到一百个单词会很有帮助。

交通:墨西哥城地铁极其发达,线路和站点数目同北京纽约一个档次,但是班次和速度比纽约强多了。每次3比索。常见景点地铁都能到达,就算城外的也可地铁+公交到达。地铁比较拥挤,高峰时刻有可能两三趟才能上去,但是不用担心安全(另述)。如果出城,北方方向的车在Norte汽车站,东方方向的在TAPO车站,都可地铁到达。长途汽车票可以用ticketbus.com.mx买,好处是英文界面,支持所有汽车公司,收外币卡,坏处是收20-30比索的手续费。(更新:2012年初开始好像不收外币卡了)

住宿:如果携家带口,日常消费较高(例如出租车+餐馆),可以考虑Zona Rosa, Condesa, Roma等区,尤其是Condesa。Zona Rosa是传统旅游区,餐馆酒吧很多,Calle Genova是一条步行街。Condesa是新发展起来,有一定艺术氛围的区,类似boutique的感觉。在这里看见很多街头艺术作品/活动,和艺术范儿的餐馆酒吧,较为分散地分布在Amsterdam大道附近。如果背包,步行+小吃,那么绝对还是住Centro,靠近zocalo的老城还是很有特色,尤其是小吃多种多样,不用费劲寻找。靠近一号地铁会比较方便。

饮食:只能说美食遍地。中档以上餐馆,前菜主菜加酒,连小费150-180比索足够。小吃的话,各种taco,quesa, chica, 夹肠鸡牛羊猪,各种杂,只恨肚皮不够。最便宜的5比索,一般20-30吃饱。酒的话,tequila, mezcal不用说了,就连啤酒都有好几种相当不错的(Leon,Victoria,Bohemia,Indio)。俯瞰zocalo的楼顶酒吧,一瓶啤酒38比索,1.2升大瓶80比索。

景点:这个各有所爱。个人认为城外的Teotihuacan遗址一定要去,建于公元前200年至公元200年左右的日月金字塔十分壮观,全用条石+类似石灰的粘料建成,建筑水平比同时的秦长城可能要更高。有旅行团去,不过感觉有点商业化,而且在遗址停留时间不够多。从Norte汽车站有公交直达,8号窗口购票。博物馆一定注意不要免费日去。墨西哥人看来很好学,考古博物馆免费日排队至少一公里长,里面摩肩接踵,很多学生摸样的做笔记。

安全:这一点可能是大家最关心的。我的看法和各大论坛的看法一样:不要被近期的负面新闻吓到,墨西哥城(以及整个墨西哥中南区)还是安全的。街上很多警察值班,而这些警察与坎昆等地勒索的警察不同,非常友好——墨西哥人整体都非常友善,可能比中国人对外国人还有友善热情,作好被乡村墨西哥群众邀请合影的准备。个人挤地铁、深夜瞎逛、坐出租都没有遇到任何问题。当然,要时刻注意保持安全意识。

西北 1

从北京到西安,先飞过了腾格里沙漠,黄土高原,看见沙丘绵延起伏,梯田曲线错落,白云下面一片黄褐的基调。在广阔沙漠的边缘,仅有一栋矮楼一条跑道的中卫转机,骄阳炽烈,干燥荒凉,我对西北的第一印象非常符合历来的想象。

在西安,在历史和时光的隧道里穿行了几天,然后继续现世的西北之旅,才意识到西北的广大辽阔。从江南到北京,火车距离大约是一千五百公里;西安位于地理的中部,而在文化上却属于西北的范畴。从西北到西北,从西安到敦煌,需要沿着狭长的河西走廊,在祁连山和阴山的夹缝里走一千八百公里。在嘉峪关长城博物馆看到,这条路线正是丝绸之路的东段。而遥望过去,新疆又在西北方向继续延展一千多公里,经湮没的楼兰龟兹到古代的疏勒如今的喀什,是为丝绸之路的中段。

敦煌郊外,就有汉长城和玉门关,大约就是古代的国境。玉门关是夯土的方城,五十步见方,城北不远应是疏勒河故道,如今关城内外是一人多高绿色的蓬草和灌木。汉长城由草席和黄土层层夯筑,一人多高的遗址上我数出九层草席。天气炽热,骄阳直射下的空气似乎会将声音蒸发,话音立刻消散,唯独干燥黄土上的脚步声回响特别大些。站在湮没城墙的小小土拱上,四顾无人,心中怅惘,只有偶尔从旷野吹来的热风,和遥想中的羌笛与弓刀。

俱往矣。在莫高窟里,见到隋唐的绘塑,齐魏的梁厅,看到沉睡的巨大卧佛,和陪伴他的数千小小佛影。在鸣沙山侧,遇到有趣的旅人,听到佛国的梵音,就着酸甜可人的黄杏,看满天明亮的繁星。

出发的时间

嗯这是夏天  又是出发的时间
空气沸腾  闻着甜香腐烂
摇摇头擦擦汗  首尾很难兼顾
暴怒或者狂欢  现在谁都不管

嗯我是少年,是唯一合理的挑战
羽翼丰满  时刻准备点燃
红玫瑰白玫瑰  选胸大的那个
石头还是鸡蛋  永远站到更激烈的那边

我是笨拙的英雄  双刃的利剑
我是无知的无畏  无名的不满

王宫和里面的厕所  我要把你们砸烂
元首和你的婊子(们)  我要把你们砸烂
爬出平安松软的泥潭  我把你们砸烂
不管伟大卑微还是扯淡  我把你们砸烂

(旧世界)砸个落花流水
不管是谁买单,不管是谁买单

阳台即景 2


NYC downtown sunset view, across Hudson

阳台即景-10年9月

西安 1

西安的机场在咸阳。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机场高速收费站旁边没有常见的欢迎词,只有一排黑色四个大字:周秦汉唐。什么也不用说了,煌煌牛逼之气扑面而来。去市区路上有巨大的方土堆,我未作深究,但形制规模,看来是王陵。

市中心以钟楼鼓楼为地标。夕阳斜照,钟鼓楼乌燕环飞,因着灰蒙蒙空气的缘故,颇有几分残照的意思,一时间有不知何时何世的感觉。

几天下来,认为西安的城墙是今天这个城市的灵魂所在,城墙深深的融入在市民的每日生活中,并为居民的世俗生活平添一份古意与雅致。十八个城门是最常用的地标,过/沿着/靠近城墙是最常用的指路方式。夜郎,贾平凹笔下我最喜欢的人物,烦懑时上城墙吹埙,他的杂院邻居会趁没人去城墙根下解手,我见过城墙后以为真实贴切。晚上我在长乐门门洞遇见街坊戏班排练秦腔,两位弦师一位梆子手,乘凉的大叔大婶轮番开唱。梆子手飞扬激越,简直就是摇滚乐队的鼓手。南门边有大学生弹唱许巍。火车站旁墙根下颇有溲迹恶气。尚德门提供的登城方式是铁梯一架架在城头,让我想起攻城的云梯。

城墙为明初翻修扩建,通体砖砌。从南门登城,先经月城,绕到瓮城,有漫道通往城顶。黄昏时分游人稀少,宽阔平整的墙头向两头延伸过去,不见边际。赁单车一辆,环城一周,简直是我这次旅程中最惬意的时分。古城肃穆,凉风吹拂,旷不见人,单车在青砖上略为颠簸,车声传开,恍若鸾铃之声,有几个瞬间仿佛时光回转我穿越到六百年前的大明。西安一定有一流的文化文物队伍,城头的设施现代而古雅,东西南北四侧的废物箱分别用黄铜造型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城头角旗猎猎。灯笼一字延伸。天黑时分灯笼点亮,朱雀门金碧辉煌,好一座威严壮丽的大城。

西安的机场在咸阳。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机场高速收费站旁边没有常见的欢迎词,只有一排黑色四个大字:周秦汉唐。什么也不用说了,煌煌牛逼之气扑面而来。去市区路上有巨大的方土堆,我未作深究,但形制规模,看来是王陵。
市中心以钟楼鼓楼为地标。夕阳斜照,钟鼓楼乌燕环飞,因着灰蒙蒙空气的缘故,颇有几分残照的意思,一时间有不知何时何世的感觉。
几天下来,认为西安的城墙是今天这个城市的灵魂所在,城墙深深的融入在市民的每日生活中,并为居民每日的世俗生活平添一份古意与雅致。十二个城门是最常用的地标,过/沿着/靠近城墙是最常用的指路方式。夜郎,贾平凹笔下我最喜欢的人物,烦懑时上城墙吹埙,他的杂院邻居会趁没人去城墙根下解手,我见过城墙后以为真实贴切。晚上我在长乐门门洞遇见街坊戏班排练秦腔,两位弦师一位梆子手,乘凉的大叔大婶轮番开唱。梆子手飞扬激越,简直就是摇滚乐队的鼓手。南门边有大学生弹唱许巍。火车站旁墙根下颇有溲迹恶气。尚德门提供的登城方式是铁梯一架架在城头,让我想起攻城的云梯。
城墙为明初翻修扩建,通体砖砌。从南门登城,先经月城,绕到瓮城,有漫道通往城顶。黄昏时分游人稀少,宽阔平整的墙头向两头延伸过去,不见边际。赁单车一辆,环城一周,简直是我这次旅程中最惬意的时分。古城肃穆,凉风吹拂,旷不见人,单车在青砖上略为颠簸,车声传开,恍若銮铃之声,有几个瞬间仿佛时光回转我穿越到六百年前的大明。西安一定有一流的文化文物队伍,城头的设施现代而古雅,东西南北四侧的废物箱分别用黄铜造型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城头角旗猎猎。灯笼一字延伸。天黑时分灯笼点亮,朱雀门金碧辉煌,好一座威严壮丽的大城。

雨崩 2

从下村村尾,小庙旁边穿过去,顺着小溪一直往上就是去神瀑的路。林中小径蜿蜒转折,早上八点路上没人,却有挂着铃铛的两三头牦牛时不时对面过来,跟我在狭窄的山路擦肩而过,我看看他,他看看我,我不理他,他不理我,就这么过去了。没人,牦牛是自己的主人,在自己的地盘散步。溪边的石子玛尼堆一重重一座座。往上每到一个俯瞰山谷的好去处,常有几头牛悠闲地卧在那里,一与人同。

快到神瀑的时候才看见有人从瀑布下来。多数是藏民,来转山的。迎面来的波莫很兴奋跟我说,快点去,现在瀑布下面有彩虹。我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去,果然看见彩虹。瀑布下面有一二十人,有些从瀑布下面出来,正在更衣。藏地风俗,在瀑布下面顺时针走几圈,越多越好,不过要是奇数,会有好运。我想要效仿,却怕着凉,知道下午还有出山的艰巨任务。但脸上也许露出了些跃跃欲试,旁边的一队藏人就开始激我。他们不会汉语,笑嘻嘻的对我指画,意思我看得明白。犹豫再三,我终于鼓起勇气入水转山。瀑布水流冰爽冲撞,一圈回来全身都湿透了。神山神瀑佑我来年平安喜乐。后来才知道,一时之勇毕竟是要付出代价的——打湿的袜子磨脚,几小时山路下来磨出了水泡。

回到下村正是正午,昨晚的玩伴们才刚刚起床,洗漱完毕在院里闲坐。我用完酒饭稍息片刻,和他们别过。和司机约好了下午六点在外面停车场见,现在只有不到五个小时了。

出山的极限来得很早,还没爬到上村就气喘如牛,毕竟早上去神瀑来回四个小时不是玩儿的。不多远,追上了一个单身小孩。小孩今年十一岁,是第五次来转山了,前两次是妈妈抱进来,八岁起就自己爬了。告诉我说,今天是八月八日阴历六月十八,一个大大的吉日,所以转山的人也多。说不是一个人来,妈妈走得快,在前边呢。孩子马上要升初中了,希望能留在双语班,这话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用了一个很强烈的感叹句。说想要上大学,去外面看看。忽然路边林子里有人跟他说话,孩子跟我说,是他叔叔,出山路上顺便在林子里摘些野味。

不到一个小时,孩子跟不上了,我要赶时间只好先走。出山的人不多,良久没人搭话,有些无聊。翻过垭口不远,突然看见极其壮观的景象:几十个汉子正前呼后拥的拽着一部拖拉机上山。拖拉机也就半个吉普的宽度,占了整个山道,冒着黑烟轰鸣的往上开,但那是根本开不动。汉子们扯出数十根纤绳,喊着号子使劲。我往旁边爬几步,勉强站在山坡上等他们过去。短短二十米,拖拉机花了十分钟才勉强挪过去。我曲径通幽的桃源,是他们胼手砥足的险阻。

后半截的山路和宗吉同行。他赶着两匹骡子出山,和我一样在拖拉机那儿耽搁了。他刚高考完,已经拿到云南民族大学的通知单。不过他跟我说,喜欢舞蹈,想去北京跳舞。还说喜欢读书。问他喜欢读什么,他说爱情类的,比如琼瑶就挺喜欢。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他看上去很真诚,应该不是在逗我玩吧。他一路跟我说《消失的地平线》,说当地人的说法,香格里拉其实在德钦,一个叫日拉的地方。说桃花啊,村子啊什么的都符合书里的描写。还说那儿以前流传过伞兵刀,他自己亲眼见过,质量好,绝对是书里的主人翁留下来的。说卡瓦格博有灵,善人诚心祈祷,峰顶的云雾会为他暂时散开——第二天我在飞来寺实验,峰顶的浓云果然为我让开窄窄的一道缝隙。

MeiLiWuGuan_S

TempleNearLowerYubeng_s

YakandWuguan

maniPiles_S

YakEnjoyingView_S